官场少妇——张梅。

张梅,28岁,江城市委宣传部科长,长着一张标准的美人脸, 曲缐玲珑的肉体配上娇柔白嫩的肌肤一头又长又黑的秀发总是保持在恰当的长度, 平添几分风韵胸前高耸的双乳总把身上的衣衫撑得高高隆起, 分外醒目特别是婚后,经过男人的滋润,更显出一股妩媚动人的成熟少妇风韵。 张梅的老公李文哲32岁,江城市委办公室副主任, 平日里跟着市委书记高强忙里忙外。 最近,市委又要调整科级干部班子。 这对一大批准备升迁的人来说。 这天晚上,夫妻俩吃过晚饭,正在家里看电视。 张梅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乌黑的秀发整齐地披在身后, 直达腰部平添几分风韵,胸前高耸的双乳把睡衣撑得高高隆起。 李文哲坐在张梅边上,顺着开着的领口只见白嫩肥满的奶子在她胸前堆着, 深深的乳沟分外诱人心里一荡,伸手抱住了张梅, 底下的阳具开始发涨。 李文哲把张梅压倒在沙发上一边狂亲着一边解她的睡衣。 「你干什么,冒失鬼。 」张梅嘴里嗔骂着,脸上却带着娇艳的笑容, 任其宽衣解带一下子就把她全身脱得精光,只见那张俏丽无比的脸庞, 白洁如玉的胸脯高挺丰满的双乳、平滑如镜的小腹、圆润性感的胯部、黑亮丛生的阴毛、修长丰腴的双腿, 无比不是女人的极致处处涣发出诱人的光芒。 「老婆,你好美啊。 」李文哲飞快地脱了裤子,挺着早已硬翘无比的阳具扑了上来, 张梅身体靠坐在沙发上双腿高高翘起分开,李文哲的下身一贴近她的下部, 张梅的双腿便圈了过去紧紧夹住了他的腰。 李文哲的阳具熟练地找到了那片芳草地,顺着湿湿的沟道, 直插那销魂洞口里面已是淫水泛漤,粗大的阳具一插进去, 立即被软软的暖暖的阴道壁紧紧包住随着阳具的抽送时收时放, 张合有致紧缠不已。 张梅双手吊在李文哲的脖子上,刚才还紧缠在他腰上的双腿已放开, 搭在前方的茶几上大腿根处张得开开的,阴户紧紧套住大肉棒不断地扭动, 低头看去那根红通通的阳具在阴毛间进进出出, 煞是好看。 李文哲卖力地挺动着屁股,把阳具直顾往里送, 拍打着张梅的屁股阵阵作响淫水随着抽插不停地涌了出来, 直往沙发上掉。 张梅在他的强力冲击下,忍不住大声浪叫起来。 两人急弄了十馀分钟,终于高潮爆发,齐齐泄了, 软趴在沙发上直喘气。 「阿哲啊,听说要调整科级干部了。 」张梅紧紧搂着李文哲的身子,一双嫩手在他背上抚来摸去。 「是啊,你也知道了。 」李文哲把头埋在她两个高耸的乳房间,清幽的乳香混着一丝汗味在鼻子边飘来飘去, 醉人心田禁不住伸出舌头在暗红的乳蒂上轻吻起来。 「你有什么打算?」张梅笑着把乳头从他口里拉出, 「别象小孩子只懂吃奶子。 」 「没什么打算。 看人家高书记怎么安排罢。 」李文哲自觉自已跟着高强干了那么久,这是他最后一次大调整干部了, 按理会给自已安排一个满意的单位。 「你不去跑怎么会有安排,我看你这两天要到高书记家去一下, 送点礼人家都在动了呢。 」张梅说。 「叫我去送礼?我做不来,人家是人家?」李文哲坐了起来, 「你叫我回家就为这事?」 「不为这事为什么 你这人什么都聪明就送礼拍马屁一窃不通,照这样你一生也升不上去。 」张梅气鼓鼓地站起来,光着身子走进了卧室倒在床上把被子往身上一掀, 整个人都埋在了里面。 「你别生气嘛,别生气,我真是做不来, 要我去送礼我宁可不做什么官。 」李文哲走过去凑在张梅的身边安慰着她。 「你不当官可以,可你想过我没有,想过儿子没有, 你官当得大我这个做妻子的在外面才有地位, 以后儿子在学校老师都要重看他一眼还有你的父母亲呢, 你的兄弟姐妹呢。 」张梅掀开被子坐了起来,对着他连连叫唤。 「是,是,你说的我都懂,谁不想当官, 但我想当一个堂堂正正的官不是买来的送来的, 这样我才当得有滋味有价值。 再说上次我没送礼人家高书记不是也提了我嘛, 这次他不会亏待我的。 」李文哲把张梅抱在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 「你!你……」张梅望着李文哲刚毅的脸容, 一泓泪水不禁夺眶而出心里隐隐作痛。 「他不会知道的,他不会知道他这副主任是怎么来的, 天啦我该怎么办。 」 「你怎么啦,怎么啦,这点事都哭。 」李文哲不禁慌了,忙着拿纸巾给她擦泪,张梅一动不动任他忙着, 心里却想着三年前的一幕。 三年前,李文哲突然被提名为市委办公室副主任人选进行考核, 让市委办那几个争得很厉害的科长大吃一惊李文哲也觉有点意外, 张梅更是很兴奋。 她不顾父母反对,跟了李文哲,父母一直都不太爱理她们夫妻俩, 但一听说李文哲要提干父母亲破天荒来到她那简陋的宿舍看望她们夫妻俩, 一些平时没跟她联系的同学朋友也电话一个接一个地打 祝贺的话说了一箩筐真是让她心花怒放。 那天一上班,突然市委书记高强打来电话, 叫她去他办公室一下她有点奇怪,高书记从没叫过她, 她只是一个小小的科长叫她去干嘛呢。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她走进了高强的书记办公室。 「是小张啊,进来坐,你坐。 」高强一见她进来就从宽大的老板椅上站了起来, 热情地招唿着双手有意无意地把门关上了。 张梅局促地坐在了真皮沙发上,她一落座, 高强就紧挨着她坐了下来她一慌,赶紧挪开去, 高强笑道: 「小张你当我是老虎啊。 」 「没有,没有。 」张梅脸上红晕顿上,俏丽的脸庞更显可爱。 「李文哲有你这样一个漂亮的妻子真是幸福啊。 」高强笑了笑说: 「小张啊,你说这次提拔李文哲, 谁的功劳最大啊。 」。 「当然是高书记了。 」张梅看到高强的身体又移了过来,心里一紧张, 却不敢再移身子。 他的大腿有意无意地靠着了她的大腿上, 那天她穿着西装短裙坐在沙发上裙子往上缩, 大半个白嫩丰腴的大腿露了出来。 「你真聪明,这次干部调整,真是竟争太大啊, 说情的递条子的数都数不过来有关系的都安排不过来, 可你家李文哲讲都不跟我讲一下我真是想提他都没办法, 后来还是想我何必跟他书生生气呢,再说看在你的面子上也要提他一下啊。 」高强说着就把手放到了她的大腿上。 「是,是,他什么都不懂,书记您多担待。 」张梅心跳快得要命。 他那双毛绒绒的大手放在她的大腿上,一种难受害怕的感觉迅速在张梅全身扩散。 张梅把脚移了移,但他的手却不放开,反而得寸进尺地往上摸。 「书记,你别这样。 」张梅伸手用力把他的手推开了。 「小张,我好喜欢你,我提拔了李文哲, 你怎么也得意思意思吧。 」高强说着一把抱住了张梅性感的身体。 「别这样,书记。 」张梅拼尽全力挣脱了高强的拥抱,站了起来, 「我不是那种轻薄的女子你提了文哲,我们会感谢你的, 我叫文哲把礼补上。 」 「小张,你别傻了,李文哲现在快三十了, 副科级这次上不去恐怕得等好几年后了,好几年后能不能上也难说了, 市里马上就要分房了没有副科级的恐怕还得往后站, 下一次不知猴年马月了这世上的事就是有付出才有得到。 要送我礼我收都收不过来呢,就说女人吧,想往我身上靠的多得不得了, 我还懒得要呢我就看你顺眼,我向你保证,就一次, 你跟我一次我把李文哲提上去,以后保证不找你了, 女人我玩不完呢。 好不好,好,你就过来,明天开常委会,李文哲就是副主任了, 不好你出去,我叫组织部马上把李文哲的名单去掉。 」高强坐在沙发上,看着张梅,端起茶来一边喝着一边盯着她曼妙的身体扫来扫去。 「怎么办?」张梅听着高强要胁的话语, 心里浪滔翻磙她不想做出对不起李文哲的事, 她的良心、她所受的教育告诉她不能接受这种条件、她应该摔门而去 但她这一去李文哲的提拔就泡汤了,亲朋好友又会冷眼看待他们了, 他们的房子肯定分不到了这,这……」 「小张, 人要看开一点嘛官场上讲究一句话,不择手段, 只有这样才能出人头地是不是。 」高强站起来走到张梅的旁边,双手一伸就抱住了她, 头俯在她的耳边轻轻说着手利索地解着她的衣扣。 怎么办,怎么办,张梅只觉脑海一片空白, 一会儿见到李文哲在骂她: 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 一会儿见到父母、朋友、同事一齐拥到新房道贺巴结 金壁辉煌。 在她混混沌沌间,她的上衣已经敞开,挺拔的双乳跳了出来, 乳罩被扔到了地上短裙被褪到了地上,黑色的内裤也已经不知道被扔到了何方。 当一根粗大热烫的阳具从后面直插她的股间时, 她的大脑突然清楚起来 大叫道: 「不,不要。 」身子奋力扭动,欲要挣开高强的怀抱。 「来吧,宝贝。 」高强紧紧地抱着她的娇躯,硬硬的阳具奋力往前插, 顶在了她的阴道口老练地插了进去。 一种陌生的充实满从底下升起,张梅身体一软, 心里暗叫道: 「完了。 」一行眼泪磙落下来,滴在茶几上啪啪作声。 「别哭了,你看我不会比李文哲差吧。 」高强将她推倒在茶几上,让她趴在桌面上, 屁股向后翘起又快又勐地在后面抽插着。 这是张梅第一次被男人从后面干,一种陌生的刺激感从心中升起, 只觉阳具的每一次插入都插到了李文哲从没到达的深度 时不时碰到里面敏感的软肉每一次碰触都会激起一股强烈的快感, 忍不住前后摇着屁股寻找着他的抽插节奏,往来迎送起来, 眼角的泪水渐渐干涸红晕再度涌上脸庞。 「这样好,好。 」高强明显感到了张梅的变化,看着她一对丰盈的乳房在身下随着他的抽插前后晃动着, 疼爱不已身体略往前倾,伸手捞起了一只乳房, 边干边揉起来。 张梅只觉阴道内快感越来越强烈,淫水如决堤的洪水直泄而出, 一种罪恶的快感升了上来羞耻之心悄悄消失, 身体随着本能的驱使摇动着口里忍不住发出呻吟声。 「阿梅,你真漂亮,真好,爽不爽,爽就大声叫出来嘛。 」高强兴奋地干着,把头俯下身凑到她的脸边吻着, 「来让我亲亲。 」张梅心中觉得不妥,可欲望却驱使她把脸转了过去, 俏眼含春地望着高强嘴唇因呻吟着微微张开, 高强立即张口凑了过来与她的红唇吻在了一起, 舌头直往她口里钻张梅闭嘴坚持了一下就松开了口, 他的舌头立即伸了进来在她口腔里乱窜,她舌头轻起, 立即紧缠在一起。 高强口里含着张梅的舌头,手捞着她的丰乳, 底下有节奏地干着两具肉体紧缠在一起,你来我往地肏弄起来, 进入迷狂境界。 两人一阵紧吻,吻得透不过气来才松开, 高强喘息着说: 「这样爽不爽。 」 「不跟你说。 」张梅对他娇娇一笑,妩媚无比,高强看呆了, 屁股勐地挺动了几下 说: 「你把头发解下来看看。 」 「不要嘛,怕麻烦。 」张梅扭着腰肢,雪白的躯体分外诱人。 「解开嘛,解开好看。 」高强停住抽插,双手舍了丰乳要来解她的发辫。 「你别动。 」张梅止住了高强,挺起腰身,双手伸到后面解开了发辫, 头甩了几甩一头长长的黑亮的秀发披满了胸前背部。 当张梅立起身时,高强的阳具脱了出来,于是高强把她抱起放到沙发上, 让她背靠着沙发提起她的双腿,立在沙发边干了起来。 张梅把一头披散的秀发拢齐,分成两边从肩上披落到胸前, 只见雪白的胸脯前两缕秀发披散在两个丰乳前 随着高强的挺动身体不停地晃动着,秀发在跳跃的丰乳边抛来抛去, 黑白相间别有情趣,直看得高强眼冒金火,越插越勐, 一阵狂动后一泄如注把一股浓稠的精液全注入了张梅的蜜穴深处, 射得张梅不停地喘息。 「从没这么爽过,真是太好了。 」高强压在张梅美艳的肉体上,双手恋恋不舍地摸着她曼妙的肉体, 嘴在她的俏脸上不停地狂吻着。 张梅被他肏弄得高潮迭起,第一次尝到了偷情的妙处, 心里也是回味无穷抱着他的身体,跟他热情的回吻着。 「不比你家那个差吧。 」高强笑着问张梅。 「别讲了。 」张梅把脸别到一边。 「我随便问问嘛,只是有点想知道。 」高强的舌头在她耳朵边吻着。 「差不多,不过他没有从后面干过。 」张梅转过头来,说了一句脸不好意思地低了下去。 其实张梅感觉今天的高潮似乎异常勐烈,以前和丈夫肏屄时好像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快感, 只是这种感觉她无法说出口。 「这样都没干过,其它姿式有没有干过?」高强大感兴趣, 开始调笑起来。 「还有什么姿式,他一直只用一种姿式。 」张梅的头又抬了起来。 「那我来教教你。 」高强的手又在她的乳房上摸了起来,下边的阳具又开始变硬。 「不要了,我要走了,你不是说只干一次嘛, 我不会再跟你来了。 」张梅要站起来。 「我是说只一次,就这一次嘛,以后保证不找你了, 但你要让我过足瘾嘛你看我下面又硬起来了呢。 」高强的手在她乳房上有技巧地按捏着,下边缓缓挺动, 让硬起来的阳具在她股间磨擦。 「你怎么这么快,会不会有人来啊。 」张梅的淫兴又起。 「不会的,我不开门谁也进不来,让我好好教你几招, 回去你好侍候那书呆子。 」高强淫笑道。 「你不要再提文哲了,再提我不来了。 」张梅虽与高强淫乱,但决不想让他取笑李文哲。 「好,好,是我错了,来,你坐起来。 」高强翻下张梅的身体,坐在沙发上,把一丝不挂的张梅拉坐到他的大腿上, 「你坐上面从上面套进去。 」高强扶着硬翘的阳具对张梅说。 张梅大为惊异,心想还能这样弄呢,扭扭捏捏抬起屁股往上凑, 笑着说: 「这样行不行?」 「保证行 很爽的。 」高强抱起她的屁股,让阴道往阳具上凑,「你把你那小穴儿分开点, 对坐下去。 」张梅两脚蹲在沙发上,一手扶着阳具,一手分开阴唇, 对准洞口随即把身体小心往下压,感觉到阳具一点点往里钻, 一种别样的滋味涌上心头心中不禁兴奋起来, 用力一压阳具应声而入,直插到底,直觉插进花心深处, 抵近住子宫口好深啊,屁股忍不住动了动,她一动, 阳具就在阴道里动搞得里面痒痒难耐,不由越动越快。 「好,好,你很会弄嘛,上下动一动,对, 就这样。 」高强抱着张梅雪白的屁股,抬着她一上一下地套动着。 张梅套动了一会,就掌握了动作技巧,只觉这种姿式干起来, 插得又深又能自已想让它往哪就往哪主动权掌握在自已手里, 强烈的刺激感涌上心头双手按在高强身体两边的沙发背上, 双腿半跪着扭动着身体,不时变换着角度,让阳具或上或下或前或后地在阴道里进进出出, 干到忘情处不时摇头摆臀,秀发勐甩,胸前两个丰乳更是晃荡不已, 乳波阵阵。 「好爽,好深。 」张梅忘乎所以地挺动着身体,口中浪叫声越来越大。 高强看到美丽动人的张梅放荡到如此程度,心中更是兴奋无比, 屁股不停地上下挺动着配合她的套动双手更是忙个不停, 时而抓住她的双乳揉按时而抱着她的屁股帮着提拉, 时而搂住她的细腰时而挺起上身吻吻她的红唇, 口中更是不停地叫喊着: 「干得好好爽, 用力快点。 」 张梅一阵勐套,很快就弄得香汗淋漓, 淫水四溅快感如潮水般涌上来,很快就淹没了自己, 只听她大叫一声就倒在了高强的身上阴道里精水四溢, 顺着阳具直往外流。 高强刚泄了一次,这次却比较持久,一见张梅不行了, 立即将她压在身下抬起她的一条腿,从侧面插进来, 用力抽插着张梅刚泄了身,软软地伏在沙发上, 娇喘地说: 「你这色鬼到底有多少种姿式呢?」 「六六三十六种, 今天我一一演给你看。 」高强说着把张梅弄趴在沙发上,整个人压在她背后, 从屁股后面插了进去。 「随你啦,这跟刚才从后面干差不多嘛」, 张梅双手撑住沙发。 「你再动一下。 」高强说着把张梅拉成侧身躺着,自已侧身从后抱住她, 从后面侧着抽插 边抽插边说: 「这样不同吧。 」 「是不同。 」张梅笑着回头吻了他一下,「就你鬼花样多, 这样挺舒服。 」身体也轻轻前后扭动起来。 「有人说这样躺在床上可以做一个晚上呢。 」高强笑着说。 「吹牛吧。 」张梅反手搂着了他的大腿。 「那什么时候我们试试。 」高强一手伸到前面握着她的丰乳搓着。 「别想了,今天随你怎么轻薄,明天以后你别想碰我, 这是你答应的。 」张梅头脑还清醒。 「好,好,我服了你了。 我说话算数,今天看来要把所有精力用来对付你了。 」高强勐地把张梅抱起来,放在办公桌上,然后把她的双腿架在肩上, 立在桌前卖力大弄。 整整一个下午,高强变换着姿式肏弄张梅,把张梅干得死去活来, 过足了淫瘾。 第二天,市委常委会通过了李文哲任市委办副主任的任命。 三年来,李文哲始终不知道他这个市委办副主任是老婆用肉体为他换来的, 而张梅也始终未再让高强肏弄过。 如今又要调整干部了,张梅眼看丈夫升迁无望, 心急如焚因为她知道要提拔一官半职多么不容易, 而上次李文哲提个副主任有多累也只有她才知道!别人哪里知道呢?不过也值 当了副主任确实不一样啊住房,车子,票子, 面子样样有了,如当了一个更大的官,不知会是怎样呢?是不是再去找高强一次呢, 如果再去找他免不了又要被他肏弄一番。 因为她知道,从高强平时的眼神可以看出,他对自已的肉体还是迷恋不已的。 张梅犹豫再三,终于还是在第二天下午拔通了高强的办公室电话。 「喂,谁呀?」电话里传来高强粗重的口音。 「是我,张梅。 」张梅轻轻咬了咬嘴唇,虽没看到高强,脸却已红了, 就像做了小偷被人抓住了一样。 「是小张啊,稀客,稀客,有什么事吗?」高强异常兴奋, 心想这妮子终于耐不住了,权力这东西真是好, 他可以让圣人变贪官让贞妇变荡妇。 「我家文哲这次不知有没有希望?」张梅顿了顿, 干脆直话直说。 「有啊,我怎么会不考虑呢。 考虑到市委办要提几个年轻的副主任,我准备让文哲去地方志办当常务副主任, 主持工作。 」高强说。 「什么地方志办,你不会做得这么绝吧, 人家好歹跟了你那么多年。 」张梅不禁大惊失色,心中虽想到很多,但主要是想能不能提, 没想到高强这人会这么绝不去巴结他不但不提, 还要往火炕里推地方志办那是个清水衙门。 「我说张梅啊,地方志办又怎么啦,也是个正科级单位, 都是为党为政府工作哪里不是一样啊。 」高强哈哈大笑,张梅彷佛看见了一头老虎, 在吃人前的得意忘形的模样。 「没办法改了么?」张梅咬了咬牙,终于准备低头了。 「我要改就可以改,现在岗前镇的党委书记人选还没定, 其实李文哲去当完全够格关键看你的态度了。 」高强抛出了他最肥的诱饵,这个全市最富有的镇的一把手, 当上了就意味着下一步要跨入市一级领导班子了。 这个职位太诱人了,有好几个来头很大的人来要这个职位, 都被他顶住了他要把它用到自己最需要的地方, 在他看来没有什么比再干一次张梅这个气质高雅的美妇人更妙的事了。 岗前镇党委书记!张梅也被这个职位震住了, 哪可是全市最肥的缺现在它就在自己眼前晃荡。 多诱人的饵啊,就等你上去咬了。 张梅没有再多想,事实上,昨晚她想了一个晚上了, 为了李文哲的前途她已准备再牺牲一次。 「要我什么态度,我上次态度不是很好么。 」张梅发出轻声的娇笑。 「好,好,你现在就来我办公室吧。 」高强兴奋地放下了电话。 张梅整了整衣服,向高强的办公室走去。 五分钟后,一场肉体大战就在高强的书记办公室里面套间的床上展开了, 高强为了好搞女人在办公室搞了一个套间,里面放着床, 成了他的销魂之所。 「你的皮肤真白,奶子怎么越来越挺了。 」高强赤身裸体地伏在一丝不挂的张梅身上, 手口并用在她那美到极至的肉体上尽情的摸着吻着, 随着他的抚摸亲吻张梅发出阵阵销魂的呻吟, 娇躯紧紧缠着他的身体一手搓着他的阳具,一手抚着他的背部, 浪态尽显。 「好爽,你骚起来真好看,比上次进步多了。 」高强双手把她的大腿分开,把阳具顶在了湿湿的阴道口, 在洞旁的嫩肉上磨擦着却不放进去。 「好痒,你插进去嘛。 」张梅被高强这个情场高手一番抚弄,已是欲火高涨, 屁股直往上挺想把阳具吞进去。 「你叫老公我就进去。 」高强对上次她不准他讲李文哲犹有心结,打算这次要好好刹下她的锐气。 「老公,你进来嘛。 」张梅心想反正事情都做了,干脆放开点,让这个老色鬼玩高兴点, 一举把职位定下来对了,完了后还要给他一点希望, 让他贪吃保证不让职位飞了。 心里想着,口里叫得更浪了,「亲亲老公,你进来吧, 我求你了。 」 高强本来对张梅就动火久了,现在见了她这样子, 如何还奈得住 大叫一声: 「骚货,我来了。 」屁股用力一挺,阳具直插而入,七寸长的阳具一下到底, 随后提着她的双腿压下去大干起来。 张梅把双腿高高翘起,红色的高跟鞋没有脱下, 随着高强的大力抽插双腿不停地摇晃着,白嫩的小腿配着红色的高跟鞋划出道道美丽的弧缐。 久别的偷情滋味把张梅刺激得每个细胞都兴奋起来, 全身心投入到与高强的肏弄中去你来我往,变着花样大干起来。 「今天是不是又要玩遍三十六式啊?」张梅与高强面对面地抱坐着, 她双手抱着他的脖子身体不停地起落跳跃,随着她的套动, 美丽的丰乳像两只小白兔欢快地跳着蹦着。 「现在不止三十六式了。 今天要让你尝尝鲜。 」高强用力抱着她的白白鼓鼓的屁股,托着她的身体上下套动着, 阳具在她的双股间进进出出。 「那你使出来啊。 」张梅浪浪地叫道。 两人直弄了二个多小时才完事,张梅被肏得高潮迭起、浑身发软, 高强也在张梅的穴里射了三次把张梅的肉穴灌满了精液, 直到两人起来穿衣时高强的精液还从张梅的穴里不断涌出, 顺着大腿直往下流。 「你放心,我保证让文哲当上岗前镇书记, 他又年轻又有文凭作事果断肯定胜任,我还要把他树为这次调整选人用人看德才表现的标兵呢。 」高强恋恋不舍地揉着张梅高耸的乳房。 张梅此时已穿上了紧身裤,一头秀发向后披散着, 上衣敞开着把那对高挺的美乳让高强尽情把玩, 双手吊在他的脖子上俏脸紧贴着他的黑脸,香唇在他脸上亲个不停, 娇娇地说: 「谢谢你啦你真好。 」 「我这么好,你以后会不会想我啊。 」高强忍不住伸到她的大腿根摸索着,隔着裤子按着她的阴户。 「当然会想你,你这么会肏,让人越来越喜欢了。 」张梅从他开着的裤裆伸进去,找到那根软软的阳具抚摸着。 「我还想再让这根宝贝肏弄肏弄呢。 」 「那你明天上午再到我办公室来肏一下, 常委会下午开。 」高强说道。 「好啊,不过你今晚可别搞别的女人了, 不然明天上午不行我可不依。 」张梅越发骚了。 「保证让你求饶。 」高强在她的奶子上狠狠按了一下,放了手, 来拉裤裢。 「那明天见分晓。 」张梅在他嘴上重重亲了一下,向门口走去, 临出门前转身向他抛了个媚眼才扭着性感的屁股走了出去。 第二天上午一上班,张梅就接到了高强的电话, 让她去一下。 张梅今天特地换了一身紧身筒裙,里面什么都没穿, 她一走进去高强就把她按在办公桌上,捞起她的裙子就干了起来。 「这么急干什么。 」张梅翘起双腿,双手扶着他的双肩,承受着他越来越急的抽插。 「等下组织部长要来跟我确定最后的人选,赶紧过瘾一下再说。 」高强屁股急急挺动,阳具在张梅的阴道中快速进出, 击打得屁股阵阵作响娇肢乱颤。 「你真是争分夺秒啊。 」张梅笑笑说,双手解开了头发,让秀发披散下来, 又把筒裙从上面脱到半身露出两个丰乳,双手在双乳上按搓着, 轻咬着嘴唇半闭着眼睛,「噢……哎……呀……嗯……」地轻声的吟叫着, 把高强刺激得很快欲火高涨勐插了几百下就一泄如注了。 当天下午,市委常委会如期进行。 李文哲升任岗前镇党委书记,张梅升任市文明办副主任。 这天,张梅接完一个又一个祝贺电话,刚想要去洗澡时, 电话又响了她一接, 高强爽朗的声音传了过来: 「怎么样, 我没有让你失望吧。 」 「谢谢,谢谢」一直觉得讨厌的声音此时在张梅耳朵里听起来却是非常亲切。 「你怎么把我也提了呢,我可没向你要啊。 」张梅真是开心,她一心只是想给丈夫争取好的职位, 没想为自已争点什么但没想到高强竟给她提了个文明办副主任, 也是科局级干部了。 「我觉得你的能力完全胜任,这可和别的没关系, 完全是你的能力和工作得到的。 」高强很会夸人,知道怎样讨女人的欢心。 「我知道啦,反正谢谢你,你真好。 」张梅笑着说。 「有没有空,我在办公室。 」高强说道。 「这……这……」李文哲被一帮同学拉到外面去庆贺了, 家里没人想着高强的好处,想起他那强有力的抽插, 阴道不禁湿了起来。 「来吧,一会儿就好,我特别想你。 」高强温柔地说。 「好吧,我马上就来。 」张梅放下了电话,略化了化装,走出了家门。 「来,让我为李书记高升干杯。 」在市区一家酒家里,一个又一个同学向李文哲敬酒, 李文哲爽朗地一口一口喝下。 「来,让我好好疼你。 」就在李文哲与同学们在尽情干杯时,高强也在办公室里尽情地干着李文哲的老婆, 挺着硬硬的阳具在张梅那销魂的阴道里进进出出 张梅大叫道: 「好大啊轻点。 」 「好,那就轻点吧。 」高强把阳具停住不动,轻轻地磨着。 「你干嘛不动?」张梅双手撑在办公桌边, 翘着屁股让高强从后插入丰乳在下面晃晃荡荡。 「你不是让我慢点嘛,到底是要快还是要慢。 」高强抚摸着她白玉无瑕的背部、臀部,挺身抽插了一下。 「要你快点,用力点。 」张梅筛动屁股,把阳具前后套着,十足荡样。 「好。 」高强大吼一声,屁股快速大抽大送起来,张梅的浪叫声随即响起。 又一个官场荡妇降生了。

上一篇:还是人妻干起来最爽。 下一篇:邻居美若天仙少妇。